Mon

07

Mar

2011

插秧後二十一日

IMG_0022.JPG

 

插秧後二十一日, 驚蟄後一日。

 

鋒面來襲, 夜半下起滂沱大雨, 一陣接著一陣, 令我徹夜未能好眠。

 

半睡半醒間, 朦朧的夢裡好似瞥見牛蕃茄晚疫病的孢子囊突然發了芽,

隨著黑夜裡的大雨滴潑濺傳遞, 烏骨病傳了一葉又一葉。

稻田裡水位暴漲, 稻子被淹沒, 水擋被沖垮, 滾滾泥流從田裡流出......

 

一早醒來, 卻恍然隔世,

雨早停了, 只留下溝邊還不及退去的積水與乾濕交錯的路面。

心裡掛念田裡的狀況, 早餐就先擱下了。

 

巡了水稻田, 一切安好, 大雨並沒有淹過稻子, 

反倒將我之前怎麼放也放不滿的上田給足了水量, 

我順勢將木板插在水口處, 維持住高水位,

希望稍微抑制旱性雜草發芽的機率。

而接近入水口附近較高的地上, 水淹不著,

雜草們已發了芽,只好等他們長得稍大一些再娑(台語)了!

 

上禮拜的連續好天氣, 讓稻子們長大不少, 

之前因寒冷葉尖乾枯的樣子好轉許多,

將水位淹高也不會將稻子給沒頂了。

稻葉抽長, 葉色由黃綠轉為舒服的綠色,

它們在東北季風吹皺的波紋海裡的樣子, 美極了!

 

 

IMG_0004.JPG
IMG_0011.JPG
IMG_0013.JPG
IMG_0015.JPG
IMG_0025.JPG
IMG_0032.JPG
IMG_0040.JPG
IMG_0041.JPG
IMG_0044.JPG
IMG_0049.JPG
IMG_0060.JPG
IMG_0022.JPG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12